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淫魔调教师

淫魔调教师

星期一的早上,街上挤满了赶去上班的人们,我也是其中一员。

要说天底下我最讨厌的事情,那一定就是上班了。不是因为我懒惰,而是因为。。。算了,等一下你们就知道了。

「帅哥你早!」「哎呀,帅哥你今天早来了!」「週末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又去泡妹妹了,嗯?」「帅哥,帅哥。。。」 又来了!我额头上青筋自然的浮现了,心里恨得牙痒痒的,不过这每天都遇到的事情我早就习以为常了。

「大家早!」我勉强展开笑容跟同事们打招呼。

大家或许奇怪,为什么我笑得很勉强。那是因为,我长得很丑,真的很丑。虽然长得很丑,我一点也不怪父母,他们肯定不是故意的。我也不介意那些诧异的眼神,毕竟那是人之常情。可是我很厌烦公司里的那群三八,左一口「帅哥」右一句「帅哥」的问候,这不是当着和尚骂秃驴吗?难道这群没教养的女人没看过那套红透半边天的电影「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好不容易打发了「热情」的同事,我终于能坐下长长的舒一口闷气。习惯性的启动计算机,準备开始一天漫长的工作。

「灯凳等等~~~」悦耳的声音与熟悉的「欢迎」字样让我感到顺心了许多。谁料,紧接着的一幅计算机桌面把我的心提到嗓子眼!陌生而熟悉的画面让我双手不由自主地捏得紧紧的,发出「劈啪劈啪」脆响。一片空白的脑海不期然的掠过上星期发生的事情。

那天我跟平常一样被女人们包围了,享受着别人羡慕不已的「豔福」。

「帅哥!我的计算机有点慢,快帮忙看看。等着用哦!」

「马上来,马上来!」我连连点头哈腰,一脸媚笑。没办法,这魔女可是老闆的侄女,跺跺脚也能把我震到月球去,千万得罪不起。

才站起身,隔了老远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声音「帅哥!」 我心里打了个凸,浑身冒起鸡皮。顺着声音望去,只见被同事公认为第一单身美女的佩云正水汪汪的凝视我,她的手轻轻搭在香肩上还柔柔地抚摸。

「可以给我买一杯奶茶吗?人家口渴耶~~~」 看到她抚媚入骨的撒娇,我的心却沈了下去,默默的为我的双腿伤心。因为她想喝的奶茶在五条街外的小吃店里。在男同事们既羡慕又忍不住偷笑的目光中,我拖着灌了铅的腿,无奈的去了。

「蜜糖呢?怎么没有蜜糖?」迷人的小嘴再次吐出了可怕的声音。

一来二去跑了足足十条街的我,张大了口却说不出话来。你为什么不早说?愤愤不平的我差点儿就把心里话大喊出来。

「可不可以。。。。」楚楚动人的眼睛再度散发强烈的电波。

「不行!」正在冒烟脑袋连听也没听完就否定了。

整个公司忽然静了,连带空气也彷彿凝固了,让人喘不过气来。

挂钟的秒针滴答嘀嗒动了两下,口吐狂言的我才醒觉自己闯了弥天大祸。一双双冰冷的目光四面八方的插来,把我上穿下洞,千刀万剐,跟着还挫骨扬灰。一直疯狂追求佩云的宣传部主任二话没说,在我桌子上摆了本三千页的计划书,带着狞笑吩咐: 「帮我複印一百份!」 『人在矮墙下,不得不低头!』这句话真传神啊!昨晚乾巴巴的泡麵还剩余一股涩涩的味道在口中,加上那饿得面黄肌瘦的钱包也压得我挺不直腰桿子。深深体会到个中滋味,我认命的抱起那本能砸死人的砖头走向複印机。还好,他没叫我用手抄!无可奈何下,我只好安慰自己。

中午,刚刚吃完饭。我急不可耐的在厕所里解放那积了半天的水。老闆对像我这样被点来指去的员工是很是苛刻,工作时间上厕所也是不允许的,虽然没有明文规定。

当正在享受那徐徐解放的快意,没想到密封的厕所突然下起了雨!倾盘大雨唰唰的洒下,而且还是来自几个不同的角度,一下儿把我浇得浑身湿透。冰凉的水没法子阻止源源不断的尿意,好一会儿才完成使命。顾不上在滴水的鼻子,我一手提着裤子,一手猛地打开门,惊慌的张望。只见地上留着七倒八歪的水桶,还有依然在哗哗流水的胶管。人,早就无影无蹤了。

没有证据我根本不敢向同事们发火,只能重重的拍打複印机上的按钮。满肚子委屈窝在心里好不难受。

可是祸不单行,才不到两小时,我又尿急了。看到同事们忍俊不禁的微笑,还有佩云邪恶的眼神,我醒悟到被作弄了!忍了十分钟,我耐不住了,毕竟人力不可抗天。可是又害怕再被作弄,左思右想后,我悄悄的在抽屉里拿出一柄雨伞。。。

眼前的计算机桌面正是我在厕所里撑着雨伞尿尿的画面。我惊恐失措的样子清楚地显露出来,配上丑陋的面容既滑稽又狰狞。

我再也受不了了,一把推倒萤光幕,然后伸手把桌面上的文具和纸张全部扫了下地。心怀怨恨的我还觉得不够,抓起一杯热茶,想了想,没敢甩出去,改为把热茶用力的泼向前面。

也许我犯了太岁,或着老天爷不喜欢长得丑陋的人,这一杯热茶结结实实的泼在老闆的身上。。。。。。

得罪老闆的下场只有一个,大家也猜得出来。此刻我怀里端着刚领的便当,哦不,刚领的大信封,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跶,舒缓我那低到极点的忧郁心情。自小就被欺淩嘲笑的我一直厌恨身边那些带着有色眼镜看我的人。长的丑也不病,又不会害人,为什么总是排斥我,作弄我?辛辛苦苦拿到学士文凭却每天都被这些连自己名字也会写错的笨蛋戏弄,这是为什么?难道这就是天理?这就是命运?我非要默默的承受这些不公平的打压吗? 满身怨气冲天,我站在路边木然而立,连流浪狗也不敢贴身。不过很快,一阵咕咕的肚鸣把我拉回现实世界,我开始为解僱后的生活担忧。

嘴里嚼着硬得像木头的白面包,我来到公寓下,擡头望向蓝天,闷郁的叹了口气。望着窗外挂着一排排五颜六色的衣物,看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裤子,粉红的文胸,以及反光的丝袜,我不禁感慨,生活要是像这样多姿多彩该多幸福啊!看着飘蕩风中的丝袜,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一个挥之不去得想法,一个我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加班两小时了,佩云收拾好文件準备走了。她今天的心情超好,不只因为收到某大集团黄公子的鲜花,正式成为她的裙下之臣。更令她心花怒放的是那碍眼的讨厌鬼终于被炒鱿鱼了。身为美女的她崇拜一句名言「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可是出来吓着人就是你不对了!」。当初的人事部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请了个比锺馗还像鬼的人来,还好死不死的派到自己的部门!每天看见那副噁心的模样就让人吃不下饭。

手里挽着名牌包包,脚下轻快的踏着碎步,佩云匆匆忙忙的走着。她想赶在尾班车前回到家中,却没有留意空空蕩蕩的街道与草丛内一双锐利的眼睛。

「站住!打,打劫!」 我恶狠狠的吼叫,试图掩饰我内心的慌乱,手中那把快要生鏽的水果刀微微的抖动着。

虽然头上罩了三层丝袜,可是我还是怕被认出来。谁知道女人的第六感是否真的那么準!

「把钱给我, 快! 快!」为免夜长梦多,我伸出手掌催促。

一声不吭的佩云顺从的把手探入手挽包包内,寻找钱包。短短十几秒对我来说真是难熬,凉飕飕的夜风颳得背脊阴阴冷冷,难受异常。

终于,佩云找到了钱包,把手伸给我。可是这钱包怎么有点不像?是新款式吗?傻傻的我有点儿纳闷。

「嗤!」火辣辣的手掌和刺鼻的胡椒味道让我明白过来。竟然是胡椒喷雾器! 幸亏我身手敏捷,及时护住头部,而且上面的丝袜也使我安然无恙。只有露在外面的手被喷着了,火辣辣的好痛。空气中的胡椒味道熏得鼻子和眼睛麻辣痒痛,不由自主地挥动双手企图驱散周围得胡椒粉,连手中的水果刀也掉了在地上。

「蹬!蹬!蹬!」一阵高跟鞋的踏步声把我惊醒。努力地咪开一线眼缝,我赫然看见佩云扭着蹩脚的高跟鞋往外逃!再也顾不上刺鼻的胡椒,我使出吃奶的力气快步追去。

一直停留在树梢俯视的乌鸦饶有兴趣的观看着脚下两个渐渐贴近的黑影,它歪着脖子彷彿像是在思考两个人类的奇怪行为。不过那只高速飞来的高跟鞋几乎把沈浸在思海的它击个正着。振翅躲闪的它发出呱呱鸦鸣,好像是为下面的呼救声伴奏一样。

面对挣扎不休的女人,我有点儿束手无策。虽然已经摀住她的嘴,可是那乱舞的双手和两腿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很快连手臂也多了几道破痕。不但如此,佩云还把手往我脸上伸来,稍微一分神,我脸上被狠狠的抓了一爪子。这一爪子改变了我的人生,也改变了佩云的。不是因为那火辣辣的伤口,也不是因为破相的愤怒,而是因为那长长的指甲勾住了头上的丝袜,把薄薄的丝袜撕裂了。露出真面目的我和大吃一惊的佩云都傻眼了,手上的动作也停顿了。既羞且怒的我顾不得后果,一记手刀重重的劈在佩云的后颈上,把她击昏。

远远散在一旁的高跟鞋,地上一动不动的女人,还有她嘴角的一丝血迹,这一切都是我的杰作? 昏呼呼的脑袋越想越痛,紧绷绷的神经也快要崩溃了。没想到原本打算抢劫一点钱却发展到这样不可收拾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