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光头哥驾驭美人,梁柳、刘静 [1/4]


  光光头每次见到梁柳,他那双本来就很发亮的眼睛更添异样的光彩,心里的
那股充满了情欲的渴望劲就好象看到了一堆的酸梅,一个劲地淌口水。而梁柳在
与光光头单独相处时也会亲热地叫他声“光头哥”。

  光光头和梁柳都是在一家规模不小的民营企业里任职,光光头凭着一张硕士
文凭并且是公司唐总的表弟而任上了人事部长,而25岁的副总经理梁柳则是一
年多以前登门找上光光头,光光头初见梁柳就被她的美色迷住,令他眼放异彩,
随之怜香惜玉,私自造册,送到表兄唐总办公室搞内务,一年后则成了光光头的
顶头上司。

  光光头在公司里基本没有外务,老婆近年来在外省进修读书,两岁的儿子安
置在外婆家,他仅在周末才去抱抱儿子。这平常的夜生活,除了经常与几个哥们
喝酒猜拳外,他基本是呆在家里上网。他上网最喜欢的还是寻找美人儿的电影和
图片,最令他心动是那些身材、容貌酷似梁柳的美人。

  “要他妈的有机会把梁柳弄来睡一觉该多好。”光光头裸着下体靠睡在沙发
上,手指轻点鼠标翻看着一张张寻找到后收藏下来的美图,他怜悯地瞧了一眼粗
挺得血管发紫的大鸡巴,狠狠地吸了几口烟。“这他妈的一张张身材、容貌相似
的女人,连他娘的奶子、屄毛的形状都相似,真绝了!”他闭上眼睛回味着梁柳
的模样,感觉刚软了一点的鸡巴又胀了起来。

  一阵手机的铃声干扰了光光头的意淫,他有些气恼地拿过手机,是梁柳这妞
子打过来的,他脸上立即嘻笑起来,一边摸着鸡巴一边笑道:“小妹呀……”

  “光头哥,我出车祸了……”梁柳在电话里又娇、又可怜地说话。

  光光头急得只问了梁柳出车祸的地方,连内裤都顾不上穿,火急火燎地赶到
了出事地点,看到梁柳豔俏俏地站在路边,他那颗悬在喉咙的心才放下来。

  “伤着了没有?”

  “不就撞坏一部车,一个电话亭嘛,没有事的,这边请交警的朋友搞掂就行
了。上我的车!说!想让我陪你去哪压压惊?”光光头看着一副慌无主张,乖顺
地听他指挥的梁柳,他的心情好极了,感觉真是一个姣好的夜晚,天上掉下来了
一个亲近美人的好机会。

  梁柳带上车门,看着光光头一双眼睛老在她高耸的乳胸上扫描,她不由看了
一眼自己的胸部,刚才心慌着急出了一身热汗,无意识地解开了外衣扣,想不到
这红红的车灯下,这件白色的纱衣汗湿了后还真透!穿套装的内衣配西服,她习
惯不戴奶罩,这下春光泄在光光头的面前,她感到脸上很烫。

  “瞧你那个狼相,馋得想啃别人一口似的。”梁柳娇嗔地说道,虽然不是故
意引诱他,但每次在他色迷迷的目光下,她浑身都有一种快感,甚至有时还感觉
有一种身子向下丝丝淌水的感觉。

  “你老在我面前半露不露你那两个会诱死人的奶子,不狼得馋相才怪。”光
光头嘻嘻地笑道,他突然感到他的鸡巴挺了起来,轻易地把裤子顶得老高。被这
骚妞急的没有穿内裤就开车出来了,令他心里哀歎起来:真他娘的容易在这个靓
妞面前出丑!

  “去你的!这才是第二次不小心给你看到。我听说象你这样头光光的,性欲
特别强是不是?”梁柳的嘴角向右边撇着,一双勾魂的眼睛盈盈含笑地看着光光
头。

  其实她看他别扭时早发现了他裤门上高高顶起的帐篷,她是一个从小就很懂
得用她的美丽来让男人有一种荣誉感的女人,不该付出的时候,她会用讨男人的
怜惜和宠爱本能来保护自己,当需要得到什麽的时候,她会不惜肉体来获得男人
的奉献。

  象是被梁柳迷人的目光锁住了一般,满腔的情欲在光光头的身体内打转着,
他想要暴发出来的欲望占据了他所有意识,但光光头也不甘心被她占了上风,他
笑嘻嘻地道:“你说呢?你有这方面的经验吗?”

  梁柳咯咯咯地娇笑了一阵,她轻松地娇笑道:“哎,光头哥,听说你家装修
得不错,我买的那套房子正在请人设计,去你家看看怎样?”

  “好啊!早想弄个机会把你请到家里了。”光光头兴高彩烈地说道。

  “我早就知道你有这个心思!只是我很挑剔的,要有让我不满意的地方,别
怪我在别人面前讥讽你。”梁柳豔豔地盯着光光头的眼睛,歪在一边的嘴角微微
颤动了几下,她突然涌起一股欲放浪一下的欲望。

  他那东西看上去真不小,从十六岁到二十五岁的近十年时间,她的阴道感应
过七个男人的长短粗细,她觉得她是喜欢那种不是太粗,但要长一些的阴茎,而
且要能享受到那种一波未平一波又来的持久沖动,这种感受唐总给过她几十次,
令她如醉如癡,迷恋万分。但唐总近几个月来极少亲近她了,这才令她有了要背
着唐总偷食的欲望。

  光光头突然感到把方向盘的手在颤动,一颗心在喉咙上跳动。他知道快五十
岁的表兄前列腺有了问题,手术不怎麽成功。这半年多来,表兄那股把梁柳当成
只属他独有的气势渐渐消失了。他用眼睛余光偷瞧着梁柳,她的神态基本上总保
持端庄着的,但她健美的体型,阳光灿烂、充满青春活力的骚劲儿,是无法掩饰
住她一旦迷恋上什麽,一定会渴望得很强烈的本质。

  “我还真怕不能你满意呢。”光光头说道,他脸上却充满自信地笑着,丰富
的性爱知识,还有他那很不错的本钱,他相信一旦梁柳投入到他怀抱里,他一定
会让她尽情骚浪,用他的强劲征服她。

  “我还没有物色个男人结婚的想法,这份工作也令我非常满意。但我还是喜
欢享受那种强劲的征服,令我心服身服地被俘虏的体验。”梁柳含笑地说道,并
她感歎着歎了一口气:“我需要的是这种能够征服我身心的男人。”

  “那就试一试呗!不试也不知道。”光光头突然感到心中底数不足了。

  “试什麽啊?”梁柳一双美丽的眼睛闪着迷惑惑目光,摆出一股天真无暇、
憨态无知的神态。

  光光头愣了一下,他足足扭了五、六次头来审示梁柳,他从她美丽、纯真般
的脸上没有看出任何什麽,他不知道美丽、聪明的女人会经常在男人面前犯傻或
故意傻乎乎的,但又会随时精明得洞透男人的所有心思。只是他的胃口被她吊起
来后又突然悬在了半空中,令他担心温顺的羔羊会不会突然变成刺猬,好在车子
很快开到了他的家门口,看上去梁柳的心情也挺好的。

  光光头领着梁柳进到他家里,经过他的书房时,梁柳看着书房里那台处于屏
幕保护状态的电脑说道:“你在上网吗?两天没空看新闻了,美军打到伊拉克哪
里了?”她说着扭身进了书房。

  “嗯,你……”光光头本想领她在家里转上一圈了再说,他看到梁柳要动他
的电脑,他也赶忙进书房里,但他没有来得及伸手按一下重新啓动,手脚麻利的
梁柳已经触动了下鼠标,一幅容貌酷似梁柳,摆着姿态淫蕩的美女现在了眼前。

  光光头双手捂在眼睛上叫了声:“惨了!”他久久地放不下手来。

  “见鬼!还真象我,你这个淫棍!”梁柳面颊嫣红,一张嫩手在他阴部抓了
一下。她虽然经常上网,有时也想欣赏或品一品网络色情,但毕竟还没有涉足,
此刻一张张极其淫蕩,而且容貌体态酷似自己的女人自然大方地展露女人最羞人
的地方,令她脸红心狂跳、情蕩难耐。

  梁柳知道光光头很清楚她与唐总淫欢的事,也知道光光头对她垂涎三尺,她
本身就有对光光头报知遇之情的念头,也想有机会在他怀里施展施展她的媚功。
但她也知道在唐总的虎威下,光光头不敢分食,她不主动一些,光光头也只是过
过嘴皮上的瘾而已,只是她一出手就有意无意地抓在了他的阴部,也令她吃了一
惊天动地,触电般地缩回了手。

  “哎哟!你想废了我武功啊!”光光头哇哇地乱叫着,夸张地用双手捂着阴
部在一蹦一跳地想逃出书房,毕竟自己是已婚的三十多岁的男人,在一个花姑娘
面前出这个丑,他脑子里只有一个逃字,逃得一分一秒算一分一秒的。

  “想逃!”梁柳一把扯着光光头的衣角。当她看到光光头确实是难堪得无地
自容的样子后,她立即变成了个娇柔羞涩的小姑娘,语调又羞又急地嗔道:“光
头哥,你找了这麽多这麽象我的光屁股女人看,我也要你找个象你的光屁股男人
给我看看。”

  瞧梁柳一副羞楚撒娇样,光光头“嘿!”地一声乐了起来,他不怀好意地笑
望着梁柳道:“象我一样的光屁股男人好找啊!你敢看就好!”

  光光头嘿嘿地傻笑着,看着令他经常神魂颠倒、想入非非的梁柳,他一边脱
他的上衣一边做着傻傻乎乎的笑,见她变成了一副兴致勃勃欣赏自己脱衣的俏丽
神态,他渐渐有了信心,把自己脱了个一丝不挂。

  “确实没有一个人比你更象你自己的了,嗯,你光头哥,你好帅哟!”梁柳
妖气十足、嗲声嗲气地说道。梁柳看着他那根已经是翘挺着的阴茎,顿时感到一
股热血涌到她的头顶,令她旋晕晕、媚眼如丝地娇媚着,变成了一个发情的小姑
娘了一般。

  光光头除了头顶上的毛发少了些,但属于那种四肢匀称、身体比较健美的男
人,梁柳的内心在剧烈地挣扎着,她感到自己没有男人会寂寞之极,但她也绝不
是那种人尽可夫的淫妇,她看到光光头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他是个会喜爱她、呵护
她、宠爱她的男人,她自慰的时候经常想着的是光光头,但要她真正与光光头有
性爱关系又令她紧张得浑身想要发抖。

  光光头把坐在他面前的梁柳脸搂贴在了他的腹肌上,他轻抚着梁柳的秀发,
用他胀红发光的阴茎头在梁柳的嘴唇上擦抚着,看着她没有一丝的反对,而且还
渐渐张开了嘴唇,光光头欲淫弄梁柳的渴望更是强烈起来。

  他把梁柳拉了起来,一手搂着她的腰肢,一手摸摸着她高耸的乳胸,看着含
羞娇怯的梁柳,温柔地含笑道:“小妹,给我玩你一次好不好?”

  “一分锺要一万呢,你玩得起吗?”梁柳豔豔地娇笑着,羞楚地瞧了光光头
一眼,她的声调已经开始发浪。

  “便宜点行吗?”光光头在判断着梁柳是怎样的心思,他当然要知道在这情
欲一触即发,在一发就不可收拾之前,梁柳与他有性关系之后的态度。

  “那要看我满意不满意,要满意了就免费了。”梁柳咯咯咯地娇笑起来,她
感到她的阴户已经流水了,敏感的身体令她渴望与他加快发展的速度,她没有空
去想到过要用性来换取些什麽。

  光光头搂着梁柳进到卧室里就把她压在了身下,渴望已久的美人酥软着压在
了自己的身下,他迷恋地亲吻着她的额头、眼睛和嘴唇,一双手不停地工作着,
将她身上的衣织一件一件地解除,令她一丝不挂地完全展示在面前。

  当他才伏在她的怀里含吮梁柳的乳头,右手伸在她大腿根里挖弄她的小屄眼
时,她那里已经是湿滑滑的一滩淫水,美人已经发情,已经在癡迷浪态地呻吟扭
动着,这让光光头情欲提升到难以再抑制的地步,他顾不得再挑逗她、抚爱她,
张开和擡起她的双腿,把他粗挺的阴茎轻柔地插入了梁柳的阴道里。

  多日渴望的充实令梁柳爽快得长长地哼了一声,几年来每当男人的鸡巴插入
时,梁柳都会在插入的瞬间産生一种莫明其妙的比较,长的鸡巴会顶得太重、短
的又顶不到里面深处的某一点,粗的有些干痛、细的只会招来心头发痒的感觉,
而这次她好象从一开始就失去了意识一样,很长一段时间自己就象悬在空中的一
条小船,只会癡迷地娇哼着,直到一股烫烫的精液喷在了她的花心上,她才迷离
地睁开眼睛,紧张着擡起双腿盘压在他的腰上,楚楚地摇着头不让他出来。